時光細縫間的素描

看到這張素描讓我想起在高職那年,畫了一張那時自認最滿意的素描,紙上素描人物是當時紅得發紫的日本女星,也許是生平第一次有人欣賞我的作品。

或是只有唯一一次有送人機會而發昏了頭,不管是好與壞的作品,我都是小心翼翼珍藏自己的作品,但同學的懇求卻也讓我面有難色無法拒絕,掙扎中親手從自己素描本上撕下來送給了同學,彷彿被奪去了一種自滿與留戀的感覺,也忘了為自己滿足而堅持留作紀念的決心。

直到現在還為當時不堅的意念有一絲絲遺憾,也許還能重繪當時的素描人物,但那時的感覺卻無法回復,一切真正的都成了黑白記憶,雖然很久沒握住鉛筆桿自由塗鴉,卻依稀還記得烙印於視網膜裡灰黑白鮮明,紙上筆下手中還能靠著身體感覺正確描繪完整輪廓,我想早已親手封存埋藏在冰冷時光細縫間。

回憶熟悉卻又模糊那張素描。

'; }